高放:核一乾貯卡關

2019-11-23

因應核一、二廠的除役規劃,用於發電的「用過核燃料」,同樣也需要找到一個能夠永久處置的地方。然而自 1978 年核電廠啟用以來,高放射性廢棄物都還貯存於廠內燃料池中,並無其他存放之處。面對核一廠即將進入除役階段,用過核燃料有迫切需要尋求暫時貯存的地方。因此台電公司於計畫興建乾式貯存設施,貯存用過核燃料。

台電公司於2010年獲得核一廠乾式貯存設施的施工許可,歷經數年的施工後,於2013年向市府辦理竣工檢查,然而屢遭新北市政府退件。直至2018年4月,新北市政府不核發「水土保持完工證明」並退回全案。社會各界與新北市政府對於乾式貯存的安全疑慮不斷,使得已興建完成之乾貯場皆尚未啟用。

以新北市政府來講,市府強調面對具有高風險的用過核燃料,必須以安全作為主要考量,不能只依循一般建設的水土保持標準而已,因此需要多方面考慮水土的安全與潛在危安因素。只要能有因應對策,並且按圖施工執行,新北市政府就沒有理由不核發許可。

對於在地社會各界而言,雖然多同意用過核燃料以乾式貯存,會比置放於燃料池當中來得安全,然大家更反對的原因是,台電公司以核電廠除役為由,率爾要求地方支持就地乾貯。而地方主要疑慮的是: 一旦貿然同意啟用乾貯,是否自此用過核燃料就會永久存放於當地,不再移走。因此不斷要求政府與台電公司,必須提出未來必定會遷走、且不會讓當地成為實質最終處置的地方的承諾。例如要求提出高放射性最終處置場的選址辦法等。

由此可知,核一廠乾式貯存之所以卡關,乃是技術、社會與政治多重考量複合的結果,有待於更進一步進行細膩梳理可行的方案。


*高放射性廢棄物處理*時間軸小整理

1978|核電廠啟用以來,高放射性廢棄物貯存於廠內燃料池中。

2010|台年獲得核一廠乾式貯存設施的施工許可台。

2013|台電向市府辦理竣工檢查,然而屢遭新北市政府退件。

2018|新北市政府不核發「水土保持完工證明」並退回全案,乾貯場至今仍未啟用。

相關文章

低放:為什麼在蘭嶼?為何遷不走?
低放:為什麼在蘭嶼?為何遷不走?

一講到核廢料,很容易聯想到蘭嶼。蘭嶼貯存場是台灣目前唯一的低階核廢料貯存場,自1982年開始接收低階核廢料迄今,便爭議不斷,一起來了解發生什麼事。

2020-02-05
核廢政策爭議
高放相關法制
高放相關法制

有關於高放射性廢棄物,政府執法的相關依據有哪些呢?一起來參考及研析。

2019-12-24
法規資料
權責機關
權責機關

原來有這麼多行政機關跟核廢料政策有關係?針對核廢料,包括行政管理、法制,又或是參與監督等層面,大家大概都聽過台電公司、原能會、經濟部、電廠所在地方政府等,或許也曾在新聞上看過這些機關互相協力或針鋒相對。但是對於核廢料而言,這些機關的權責是甚麼呢?如果有問題,又該找哪個機關來討論呢?這麼多機關一起管理核廢料,究竟怎麼分工?快來了解吧。

2019-12-03
核廢組織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