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放:為什麼在蘭嶼?為何遷不走?

2020-02-05

自1982年,蘭嶼開始接收第一批低放射性廢棄物,核廢料議題就開始成為蘭嶼無法迴避的夢靨,並且在1988年引起蘭嶼人的「220 反核廢驅逐惡靈」運動,要求將核廢料遷出蘭嶼。1996年台電載運船「電光一號」載著低放射性廢棄物欲至蘭嶼存放,但遭到蘭嶼鄉民堵港抗爭,被迫駛離蘭嶼。自此就沒有新的低放射性廢棄物再進入蘭嶼。同時蘭嶼人也獲得台電承諾在 2002 年將島上的核廢料遷出。

然而到了 2002年時,政府遷出核廢料的承諾跳票,引發蘭嶼全島發起罷工罷課反核廢運動。當時的經濟部長林義夫到蘭嶼溝通,並與蘭嶼反核廢自救會達成六項協議。同年在行政院成立「行政院蘭嶼貯存場遷場推動委員會」繼續推動遷出工作。然而歷經2013年政府設立「民間與官方核廢料處置協商平台」;2016年成立「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調查小組」,以及2018年「非核家園小組」等皆曾討論蘭嶼核廢遷出的議題。但時至今日蘭嶼核廢料仍在原地。

何以致此? 主要原因在於找不出低放最終處置場的場址(了解更多:低放射性廢棄物:最終處置場卡關),蘭嶼核廢料也就無處可去。但政府承諾在先,事情總不能一直拖下去。因此在 2016年,台電公司提出「蘭嶼貯存場遷場規劃報告」,提出兩種解決方案: 一是將蘭嶼核廢料遷回至各核電廠。但這一方案必須重新檢視各核電廠的貯存空間是否足夠,以及面對核電廠所在地的地方居民,與民意代表和地方政府的強烈反對。二是興建能夠暫時存放核電廠用過核燃料,與低放射性廢棄物的「集中式貯存設施」,將蘭嶼核廢料移入。然而,暫時性的集中式貯存設施是否就能夠順利找到場址,從過去低放最終處置場的選址經驗來看,恐怕也是機會渺茫。因此,蘭嶼恐怕仍需與核廢料繼續共處一段時間。


*低放與蘭嶼的多年情仇*時間軸小整理

1982|蘭嶼開始接收第一批低放射性廢棄物。

1988|蘭嶼人發起「220 反核廢驅逐惡靈」運動,要求將核廢料遷出蘭嶼。

1996|台電載著低放射性廢棄物欲至蘭嶼存放,蘭嶼鄉民反對,台電駛離蘭嶼。

2002|台電承諾將蘭嶼核廢料遷出。政府遷出的承諾跳票,引發蘭嶼全島罷工罷課。

2013|政府設立「民間與官方核廢料處置協商平台」。

2016|政府成立「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調查小組」;台電公司提出「蘭嶼貯存場遷場規劃報告」。

2018|政府「非核家園小組」,討論蘭嶼核廢遷出議題。

相關文章

高放:核一乾貯卡關
高放:核一乾貯卡關

自 1978 年核電廠啟用以來,高放射性廢棄物都還貯存於廠內燃料池中,並無其他存放之處。面對核一廠即將進入除役階段,用過核燃料有迫切需要尋求暫時貯存的地方。

2019-11-23
核廢政策爭議
權責機關
權責機關

原來有這麼多行政機關跟核廢料政策有關係?針對核廢料,包括行政管理、法制,又或是參與監督等層面,大家大概都聽過台電公司、原能會、經濟部、電廠所在地方政府等,或許也曾在新聞上看過這些機關互相協力或針鋒相對。但是對於核廢料而言,這些機關的權責是甚麼呢?如果有問題,又該找哪個機關來討論呢?這麼多機關一起管理核廢料,究竟怎麼分工?快來了解吧。

2019-12-03
核廢組織圖
低放相關法制
低放相關法制

有關於低放射性廢棄物,政府執法的相關依據有哪些呢?一起來參考及研析。

2019-12-02
法規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