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選會辦理第二場重啟核四公投意見發表會

2021-11-18

公投意見發表會

核四試運轉測試負責人許永輝:不反對核能但反對核四

2021/11/18 17:18(11/24 22:20 更新)

(中央社記者張雄風台北18日電)中選會今天舉行四大公投第2場意見發表會,第17案重啟核四公投反方發言人許永輝表示,他是核四試運轉測試負責人,他再次強調「不反對核能的未來,但反對核四的重啟」。

重啟核四公投 黃士修:打不贏反核就沒乾淨空氣

重啟核四、反萊豬、公投綁大選、三接遷離公投案12月18日投票,今天下午3時進行第17案公投主文為「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?」第2場意見發表會;正方代表為提案領銜人黃士修、反方代表為台電核能發電處長許永輝。

許永輝發言時強調,核能是他第一份工作,也是最後一份工作;他是第一線保證核安的工程師,保護台灣、堅持專業;他是核四試運轉測試負責人,是負責測試各自獨立的系統能夠整合,並再次強調「不反對核能的未來,但反對核四的重啟」。

許永輝指出,安檢報告不等於試運轉報告,這兩者審查完全不同,安檢報告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包含所謂的耐受度測試;他舉例,就像在試車,一個是看儀表板能否運作,但耐撞是沒辦法試的;試運轉要經過所有品保程序,最後送原能會審查,才能說是安全的,包含高溫、高壓、輻射等;但原廠的品保出問題,就是一步錯、步步錯。

許永輝嚴正澄清,他不是安檢小組的成員,一份報告都沒簽名;他並提到,核四試運轉測試從2007年就開始,做到2014年,相較核一、二、三建廠時試運轉測試,做1年到1年半,所以核四用了7倍的時間寫考卷。

許永輝進一步說明,2010年第一份試運轉報告就送進原能會,到2017年才停止審查,今天根本不是蔡政府的原能會拒審查,而是馬政府的原能會也不敢放它過關。

許永輝說,核四與核一、二、三廠有很大的差異,原本應該是一個廠商得標後,所有的設計、採購、施工一間統包,但核四在1995年變成分包,分項達到835項,廠家達500多家,還往下層層發包,更沒有像核一、二、三廠有顧問整合,所以一邊設計、一邊採購、一邊施工,才是蓋20年沒有辦法發1度電的原因。

許永輝也以圖示說明,核四廠的管路都擠在一起,會有電磁干擾、耐震疲勞的問題,這是法規、工業標準不允許的,管線必須要間隔1寸以上;他在核二廠當廠長時,常說要做事,第一次就要把事做對,因為關鍵工程錯誤很可能是不可逆的,尤其是電氣設備上。

許永輝進一步解釋,1297項安全系統的電器設備,抗輻射能力不足,不符合設計的規範,因為設計規範要能夠抗180天,可是你交貨過來的只能到100天,可能會沒辦法停機、沒辦法持續的冷卻、放射性物質圍堵功能會失效,「電視機前的國人可以接受嗎?」

許永輝另外舉例,還有安全蝶型閥銲接,不符合美國機械工程師學會的法規要求,運轉1、2年後,安全蝶型閥疲勞一定會出問題;另外反應爐內焊接已經焊好,原廠技師沒辦法逐步進行檢查,要查證只能把反應爐爐蓋打開、反應爐拔出重新焊接,等於是蓋一個新的電廠。

許永輝強調,作為一個核能工程師,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,他相信這是所有台灣人共同的底線;他說,核四前廠長王伯輝稱核四一切安全無虞,只是原能會拒審的程序問題;許永輝認為,這是工程師最要不得的心態,先射箭再畫靶,決定了結果再來推論過程,這是不科學的、是違反工程良知的。(編輯:陳政偉)1101118

相關文章

低放:為什麼在蘭嶼?為何遷不走?
低放:為什麼在蘭嶼?為何遷不走?

一講到核廢料,很容易聯想到蘭嶼。蘭嶼貯存場是台灣目前唯一的低階核廢料貯存場,自1982年開始接收低階核廢料迄今,便爭議不斷,一起來了解發生什麼事。

2020-02-05
核廢政策爭議
高放相關法制
高放相關法制

有關於高放射性廢棄物,政府執法的相關依據有哪些呢?一起來參考及研析。

2019-12-24
法規資料
低放相關法制
低放相關法制

有關於低放射性廢棄物,政府執法的相關依據有哪些呢?一起來參考及研析。

2019-12-02
法規資料